173.荒岛激情_山柳村的寡妇情史无弹窗阅读_山柳村的寡妇情史最新章节列表-流氓艳遇记最新章全文阅读章节 

广告联系:wokaolb@gmail.com


首页  »  山柳村的寡妇情史  »  正文阅读

    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全身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汗水湿透了全身,而且还在不断冒出来,用汗如雨下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,我累得好像被火烤过一样,差点虚脱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的眼睛忽然一直,亭子的布幔上好像有了变化,上面似乎有图画,刚才好像没有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连忙走上前去看仔细,第一幅是春宮画,画的是一个英俊高大的男子正和一个美丽少女在一张单人床上,标题为“禁果初尝”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画中的那个少女似乎有点面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,我再仔细看画旁边的介绍,却把我吓了一大跳,画中的男子竟然是我,少女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姚菲菲,画中的內容正是我和姚菲菲在生宿舍第一次的情景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不会吧!”我心中惊呼道,连忙一幅幅的看下去,总共有十几幅画,每幅画都是我和一个女子的情景,是以我和每个女子的前后顺序而挂的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湖边春色”画的是我和刘空琼在嘉诚大湖边的情形,“夜半愉晴”画的是我在杨静家和她半夜的情景,接下来就是“河边喂乳”、“燕子双飞”、“xing奴服务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是梦吗?这里到底是哪里?怎么会对我的事情如此熟悉?”我不解的想道,用力的掐了掐手臂,“呀!好疼!”我不禁低叫一声,知道疼的就不是梦,可是这一切又是那么的古怪奇特,真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望着这些记录着自己以往甜蜜美好过去的春宮画,不禁陷入了回忆……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是啊!我的那些老婆是那么的美丽可人,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虽然她们不会阻止我再找女人,那是因为她们宽容大方,不代表她们內心是真的高兴,况且我已经拥有这么多美丽的女人,不应该再奢求什么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沟壑易填,人心难满,人应该要懂得知足,不要再刻意去寻找女人了,除非自然发生,否则我不应该再无止尽的去满足我对女人的博爱和,人要适可而止,要懂得知足,这样的人生才会是快乐幸福的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想到这里,心中豁然开朗,心中的迷雾一下子消散了,神智变得无此的清醒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公子,醒醒啦!”不知何时,那些消失的少女又出现了,一个少女正用纤纤玉手摇着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一个少女伸手在我脸上摸了一下,叹口气笑道:“刚才我见了他,就想摸摸他的脸,看看这张脸是真的还是画的,现在总算让我偿了宿愿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另外一个少女未笑脸先红,眼睛不时的瞟向我的说道:“刚才见到他的小弟弟那么的英勇神武,我心中竟然有无限的欣喜,想不到现在却是软绵绵的像鼻涕虫一般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这些绝色少女围绕在我身边,把我拥在中间,有的抚摸我宽厚的胸膛,有的抚摸我结实的小臂,有的在抚摸我小腹的肌肉,有的竟然伸手在我的睡龙那里撩拨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体香阵阵,眼睛看到的皆是高耸的迷人和两点嫣红的,不时的挤压在我身上,香软滑腻,异常舒服,我竟然又陷入了肉阵当中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奇怪的是我现在居然没有半点,灵台深处无此的清明,我连忙深深的呼吸一口,继续保持灵台清明,用手在她们的身上这里摸一下、那里捏一把,逗得她们娇笑不已,有的被我摸到妙处,竟然是春潮涌动,橫琉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少女们见我一直没有什么反应,有几个竟然急了,突然蹲子,一个抓住我的睡龙含在嘴里起来,另一个伸出丁香小舌在我的香袋上轻舔,还有一个用舌头在我的菊门上猛舔,香软的小舌、湿腻的津液、特殊的服务,无不给我带来神仙般的享受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可是此刻的我面对她们已经能坐怀不乱、神色自若了,无论她们带给我多大的刺撇,我还是面不改色,谈笑自若的着她们,完全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一个少女忽然伸出纤纤玉指点着我的鼻子笑骂道:“你呀!你这个人真是一块木头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哈哈!”我爽朗的一笑,说道:“我这不是在享受吗?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我身边突然升起一股烟雾,待我睁开眼睛时,这些少女又像刚才一样消失不见,周围的景物又变了,我还是在那片巨大的森林里,浓雾已经消散不见,每一棵树木都看得清清楚楚,什么亭子、春宮画、绝色少女,通通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怎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?我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做梦?陈一丹和姚瑶她们呢?这里是森林,我刚才的梦境不就是有关于的吗?难道刚才的那场大雾便是引发人们进入自己梦境的引子?如果刚才我不是克制住了自己的,也许我现在还困在梦境中出不来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森林的神秘之处应该就是在这里了,我心里已经很肯定这点,可是为什么我现在不能看到陈一丹她们呢?为什么刚才的白雾能突然而来呢?肯定是这片森林在作怪,说不定这些树木组成了一个神秘的阵法,而那阵白雾是这个阵法定时释放的,目的就是引导人们进入梦境而出不来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就是这样了,我心中大喜,连忙打量着神秘的森林,那些树木的排列组合在我脑中一遍又一遍的闪过,我突然灵光一现,这个阵法太深奥了,是一个上古阵法,想不到竟然会在此地见到,难怪这么多年来有这么多人在探索森林时送命,只是奇怪导游说到时候能带我们出去,难道有人破了这个阵法吗?如果不是的话,那到时候导游怎么带这些游客走出森林呢?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看我怎么破你这个阵法!”我心中突然生出无此的勇气,想要看看这个阵法到底有多难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这个阵法是一个混合阵法,混杂了太极阵、八卦阵和九宮阵,繁杂无比,一不小心走错就会陷入浓雾,陷入浓雾便又会陷入梦境,当真是一环扣一环,凶险无此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高中的时候,那个神秘的师父曾经教过我一些阵法知识,后来读大的时候我特地研究过阵法,把图书馆能找来的相关书籍都钻研透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上古阵法无非就是从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等理论上来的,所以阵法的基础就是《易经》,再加上太极图、河洛图、九宮图加以变化而来,诸葛亮当年摆了一个石头阵就把司马懿吓得半死,可见上古阵法确实厉害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大的毕业论文就是研究上古阵法和《易经》的关系,写出来后,我的导师竟然无法看懂,最后请来了国內最权威的易经大师和风水大师,才被认为是奇闻,这些大师认为我的文章对他们的研究极有帮助,解答了他们心中多年来不解的疑惑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这个上古阵法是“混元太极八卦九宮阵”,以太极为阵眼,八卦为主阵,九宮为副阵,主副两个阵法的中心台而为一就是太极的两个阴阳鱼眼,只要我能走到阴阳鱼眼的中心就可以破去这个奇阵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平静了心晴,然后慢慢的移动脚步,时而左绕右拐、时而前进两步退后一步、时而前窜、时而后眺,当真是步步为营、如履薄冰,我还经常要在前进的时候停下来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走,容不得半点差错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就这样走走停停,短短的十几步路程,明明看到那两棵参天大树就在前面,可是却花了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。当我来到阵眼的时候,已经是汗流浃背了,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这十几步路中,遇到的凶险不下几十次,可见这个阵法的布置者是多么的厉害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的眼睛忽然被什么吸引住了,只见阵眼中的两棵大树中间有一块残缺的石碑,园为长年有雾笼罩,水气大,上面已经爬满了青苔,一不注意,还真不容易发现呢!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轻轻的走过去,用手把石碑上的青苔扫去,露出一行行文字来,字体古朴,全部都是繁体字,依稀可见当年这个人的书法功底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拔了一把青草将石碑上的余泥擦干净,仔细的读了起来,上面写着:“能入此林,须是有缘,如是女子,速速离开,若是男儿,授吾衣钵,赠尔宝藏。石碑下秘藏有一石室,可按住石碑左下角的拉环左转三圈,再右转两圈,即可打开石室通道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读完这些文字后,心中大喜,从来只有在小说中的情节现在竟然活生生的发生在我面前,我差点就欣喜若狂了,我连忙压抑住內心的激动,找到石碑左下角的铁环,先向左转了三圈,然后再向右转了两圈,地底传来一阵“轰隆轰隆”的巨响,然后石碑的前方突然裂开,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来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洞口有几级阶梯,里面黑咕隆咚的看不清楚,我平时是不抽烟的,所以没有打火机,只好把手机掏出来,好在我的手机有照明功能,勉昆可以照亮前方的阶梯,于是我借着手机的光亮,小心翼翼的走下阶梯,进入洞阶梯并不长,才十多级,接着就是一段通道,通道两边每隔几步就放有一盏油灯,油灯的旁边放有两块黑黑的像石块一样的东西,我马上明白了,小说、电视上看过很多次了,那是古时人们用的打火石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双手分別拿起一块打火石,用力一摩撐,“嗤”的一声,一点火苗窜了起来,油灯里面还有油,只是都变成固体了,因为火苗很微弱,我点了许久才把油灯点燃,接着我依次把通道的油灯都点亮起来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整个地下石室一下子就明亮起来,通道也不长,大约五、六米的样子,通道尽头就是一间不大的石室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把石室的油灯也点亮了,靠里面墙壁的地方有一张石床,上面躺着四具骷髅,因为年代久远,骷髅都早已散得不成样子了,只有四个骷髅头能让我知道这上面曾经躺着四个人。石室內还有几张石椅,除此之外,別无他物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四处打转,想找到石碑上说的什么宝藏或者发现什么武功秘笈之类的东西,突然我发现石床后面的墙壁上似乎刻了许多字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借着墙壁上油灯的微光,我艰难的辨认着,上面写着:“吾阳顶天一生行走江湖,笑傲女人,阅女无数,被江湖朋友誉为 ‘圣’或‘色神’,乃吾天生异禀,能顶天,身怀神功,金枪常不倒。吾晚年带着几个爱妾和四个仆人隐居在此岛,天天行乐,其乐融融。近几天颇感身体不适,知道大限将至,遂将几个爱妾许配给四个仆人,自己带着三个愿意与我共死之女人到此石室等死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此片林子乃吾创设,名为‘混元太极八卦九宮阵’,设置此阵本为阻挡外人打扰吾之清净,然居此洞益久,不想一身所后继无人,遂在此留下神功秘笈。尔能破解此阵,可知天资聪慧,也算与吾有缘,能进入此洞,必属纯阳之体,料想神功必能在尔身上发扬光大。要征服女人,钱财不可少,遂把一生所藏宝藏一并赠与,秘笈与宝藏皆在石床下,尔出道万万不可堕我名声,切记、切记,阳顶天于开元十年书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太不可思议了,我遇见的竟然是盛唐时期的古人,距今有上千年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开元是唐玄宗的第一个年号,唐朝社会风气十分的开放,女人可以随意出门,女人盛行丰腴美,喜欢穿袒乳装,也喜欢用抹胸把束得紧紧的,好让雪白的露半个在外面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而且唐朝可以说是乱的一代,典型的就有武则天刚开始是唐太宗的妃子,可是唐太宗死后,他的儿子唐高宗把父亲的妃子娶了过来,还把她封为皇后。再如唐玄宗把自己儿子的老婆——杨玉环抢了过来,封她为贵妃,当真是儿子搞后母,父亲抢儿媳妇,你说乱不乱?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心中无比的开心,很想见识、见识这个前辈的神功到底如何,于是我便恭敬的把石床上的四具骨头取下来放在一边,然后移开石床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一道光芒倏地冲了出来,此油灯还亮,床底下全部都是金银珠宝,金灿灿、亮闪闪,把我的眼睛都刺疼了。看着这么多的金银珠宝,我真的傻眼了,不会又是一个梦境吧?我连忙一掐自己的手臂,真疼,这一切是真的,我心里相当开心,我终于发财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但是床底下并没有任何书籍,我再仔细看了一遍,这时一个玉盒子吸引了我的注意,这个玉盒子制作得很精美,不注意看还以为是完整的一大块玉呢!碧绿中泛着晶莹的光泽,摸在手上,忽然有股凉意窜人心房,淡淡的散发着一股似兰似麝的香气,当真是珍贵无此、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轻轻的打开玉盒子,里面赫然躺着一本薄薄的册子,册子的模样很古朴,封面的颜色已经发陈,“驭女宝典”四个古体篆字印在上面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心中大喜,拿出册子就翻了开来,纸张可能是特殊材料做成的,虽然经历千年,但是仍然完好无缺,只是颜色变陈而已,而且还散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翻开第二页,是概述,上面写道:“欲练神功,不必自宮,采阴补阳,交欢练功,不伤人,能利己,乐人乐己,何功不成?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这是说每个女人皆属阴体,身上都有阴气,处子之身阴气最多,随着女子交欢的泄欲次数增多,阴气也就泄去了,这种阴气对于男人练功是最有帮助的,能固本培元、阴阳调和,可惜常人不懂,导致阴气白白流失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本神功就是专吸女人身上的阴气为己用,却不伤女人的身体,练了此功,和女子交欢时就会自动吸收女人流出的阴气,贮藏在体內,并且可以将它们练化为內功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所以此功小可壮阳,驭女无数,大可增昆功力,使得內力深厚,神功若成,坚硬如铁,刀削不破,剑砍不断,可交遍天下女子,夜驭百女,日驭千女,神功若成,內力深厚无此,掌出可断碑碎石,指出可洞石穿物,若化气为刀,手掌可当刀,指尖可为剑,最高境界可以练成金刚不坏之身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驭女神功可分为两个境界,每个境界又可以分为两个层次,只能循序渐进,慢慢累积,功力的增加不但要求女人的品质,更要求练功之人的天赋和苦练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第一境界—— 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第一层:采阴补阳。采集阴气,练气化功,这是神功的入门阶段,关键是要掌握在交欢过程中何时吸气、何时化气,当达到了能自动吸气的程度,便是神功初成。此时练功之人身上会自然散发出一种吸引女人的特殊气息,一举一动都深具男人的魅力,眼神会变得电力十足,內力也会处在“培元”的层次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第二层:随心所欲。随意控精,随心所欲,这是神功的第二阶段,关键是要经常交欢,多吸收阴气,把练得能够随意控制时间,让女人泄出更多阴气。此时练功之人的一举一动会达到让女人迷醉的程度,可以夜驭十女,內力达到“凝神”的层次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第二境界——灵欲交融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第一层:欲功合一。交欢无数,练气化神,这是神功的第三阶段,关键是能在交欢的时刻自动吸气、自动练气,在交欢的过程中就完成了练气的步骤,直接把吸来的阴气转化为內力,內力达到“聚顶”的层次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第二层:灵欲交融。肉欲融化,心灵交会,这是神功的最后阶段,能够在与女子交欢时进行心灵交流,既能知道对方的內心思想,也能将自己內心的爱意透过交欢传达给对方,达到真正的灵欲交融,內功达到“混沌”的层次,练成不坏之身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想不到驭女神功有如此大的作用,不仅可以驾驭女子,还能增昆內力,这不是我一直追求的东西吗?我心里又惊又喜,惊的是此神功的厉害,喜的是我得到了如此厉害的功夫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又翻开了下一页,那是第一层采阴补阳的练功法门,我便贪婪的仔细阅读起来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练功法门很简单,主要是要在女子的阴气泄出的时候赶紧吸收,贮藏在体內。凭我的聪颖天资,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把第一层练功法门全部记住了,剩下的便是具体实践与操作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合上《驭女宝典》,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,长啸了一声,把册子藏在怀里,对着阳顶天等四具白骨拜了三拜,算是完成拜师仪式吧!然后把床移回去,这些金银珠宝现在不能拿走,等以后有机会再来运走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做完这些事晴,留恋的看了看这间石室,接着把每一盏油灯吹灭,看着石室重又陷入黑暗,我依照原路退了出去,重新拉动铁环,地洞入口缓缓的合上了,看不出一点儿痕迹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就在地洞入口刚刚台上的时候,石碑突然自动的转了起来,越转越快,而树林也突然发生一阵变化,浓雾再次从阵眼中涌出,来得快,去得也快,当浓雾消失的时候,树林又变回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浓雾散去,只见陈一丹等五个女人分別待在不同的地方,一个个的神晴都如痴如醉,嘴角流露出满足幸福的笑容,沉浸在美好的梦中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她们现在还陷入在梦境中不能走出来,不知道她们的是什么呢?我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看了看时司,已经快四点了,离保导游规定的时司还有半个小时,我得赶快叫醒她们,赶在四点半之前走出这片森林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于是我一个一个的叫醒她们,她们仿佛大梦初醒般,睡眼惺忪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都揉着眼睛奇怪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笑着问道:“怎么不认识我了?呵呵……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的美梦,能说说你们都做了什么梦吗?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的眼睛从姚瑶身上一直扫到最后的刘琼身上,期待她们说话,可是她们一个个都羞红着脸,羞涩的玩弄衣角,螓首低垂,眼睛偷偷的你看我,我看你,似乎在询问你们也做梦了吗?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老公,你怎么知道我做了梦呀?”姚瑶毕竟还小,第一个忍不住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看我刚才叫醒你的表情啊!”我扬了扬眉,微笑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其他四个女人的眼睛一起望向姚瑶,眼睛好像在说:“你真的也做梦了?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看着这些姐姐们的眼神,脸羞得更红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姐姐们,你们也做了梦吗?”姚瑶轻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嗯!”陈一丹身为这里最大的,当然不好撒谎,只好低声的回答,声音小得像蚊子一样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剩下的三个女人也只好轻轻的点头承认,但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哈哈!我猜得没错吧!”我心中愉笑道,但是表面上却装作很认真的问道:“让我猜一下你们梦到了什么吧!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这个可就有点难猜了,梦境引发的是每个人心中一直渴望的东西,也是心底最深处的,不过这也难不到我,要知道我可是眼世界上最厉害的心理催眠师过半年,这 “猜心术”讲究的只是对某个人要彻底的了解,包括他以前的生活环境、生长环境以及当下所处的环境和他內心的理想、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瑶瑶刚开始梦见父母赚了很多钱,后来梦见了我。”我微笑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用手掩住张得大大的嘴巴,眼神有点不可思议又充满了崇拜的看着我,我轻轻一笑,看着曾宁说道:“小宁呢!只梦见我,心洁刚开始梦见的是自己带上了硕士帽,后来也梦见我,对不对啊!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曾宁和丘心洁的眼神射出炽热的目光,其他人一看两人的神态就知道我猜对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小琼嘛……”我故意拉长声音,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说道:“梦见的当然是我了,一丹我想也不例外,除了梦见我之外还能梦见什么呢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坏蛋,你怎么知道我刚才梦见什么啊?”刘琼依偎在我怀里撒娇道,其他四个女人也都靠过来,拉着我的手臂,腻在我怀里扭着身子撒娇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,我们所处的这片树林就是森林的核心地带,而你们刚才的梦境应该就是白雾引发的梦境,我可是你们的男人,你说你们不梦见我还能梦见什么啊?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哼!都是你这个坏蛋!”不知道谁在我的胳膊上捏了一下,疼得我龇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你的梦境又是什么?”曾宁仰头问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呵呵!不告诉你。”我怎么好意思对她们说出来呢?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说嘛!说嘛!”五张小嘴异口同声的腻声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这时我发现森林里的其他游客都快醒过来了,已经在大声的打着哈欠、伸着着懒腰、揉着睡眼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快走,不然等他们醒过来我们就不能拿到第一了,时间不多了,我们快走吧!”我拉起她们的手,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是呀!我们快走,只剩下二十分钟了。”丘心洁看了时间后也催促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她们都想起了保导游说的此赛规则,一个人的旅费八千块,六个人可是近五万块啊!于是我们六人手拉着手辨明方向,迅速沿着小路向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们六人手拉着手向林外急赶,两边的美丽景色再也无心细看了,我们都在为了省五万块而努力,只剩下二十分钟了,可是还有多少路程才能走出这片森林却是未知数,我们只有尽最大的努力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一路上我们都快跑,惊起了林中很多的小动物,每每都能引起陈一丹她们的尖叫晾喜,但是也无暇停下来细看。一路尘土飞扬、落叶四飞,我们嘻笑着穿林越溪,跑了十分钟左右,森林中的树开始变小了,不再是参天大树,我们知道很快就可以跑出森林了,都更加卖力的奔跑着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又过了大约五分钟,连小动物也很难见到,树木变得更小,阳光可以穿透树叶直照射进来,在林地上撒满了细碎的阳光,让人觉得温暖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胜利就在望了,我们都很兴奋,可是照这样跑下去也许在四点半前走不出森林,于是我喊了“停”!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调整了一下队形,由我牵着比较重的丘心洁,陈一丹牵着曾宁,刘琼牵着姚瑶,因为我们三人都是练武的,体力更好,这样一个牵一个可以跑得更快一点儿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们稍微喘了几口气,做了几个深呼吸,于是我们又开始奔跑了。我施展全力,拉着丘心洁像风一样的掠过,树木如闪电般的向后退着,把其他四人丟在后面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啊!快到了、快到了!”丘心洁眼睛比较尖,透过几棵树,她看到林外站了一排人,其中就有美丽的保导游,于是兴奋的大叫起来,向后挥舞着左臂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一下。”我放下丘心洁,转身向来路飞去,很快的来到刘琼四人身边,我站在中旬,分別牵着曾宁和姚瑶的手,然后和刘琼、陈一丹一起发力,我们五人排成一个橫排,急速向外掠去,路过丘心洁旁边,陈一丹一伸手,把丘心洁也一起拉上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保导游看到前面林中有六个人如风一样向这里掠来,兴奋得脸蛋都红了,一看手表,剩下半分钟了,在他们前面还有五十米的距离才到这里,她不禁为他们捏了一把冷汗,希望他们能快点赶到,要知道他们可是第一次能在这么接近的时间走出森林外的,已经打破森林的记录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十、九、八……”保导游拿着秒表,忍不住倒数起来,旁边其他的人听了也大受感染,跟着一起大声的倒数:“七、六、五……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剩下五秒钟了,我心中大急,还有十多米的距离,“啊!”我突然狂叫一声,身上的力气爆炸一般的散发出来,我们六人的速度又提高了一些,用“风驰电掣”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三、二、一!”保导游他们的话音刚落,我拖着陈一丹五女控制不住的向保导游身上撞了过去,她的嘴巴才刚合上,又发出一声惊叫:“啊!”然后就“砰”的一声,我压着她一起倒在地上,而后陈一丹五女一起压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啊!破记录了!破记录了!”一直守候在旁的村民都兴奋的跳了起来,大声的叫喊着,仿佛是他们破了记录一般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千百年来,村里就一直相传着这座神秘的森林是村里的禁地,只有村中的村长和长老们才能在上午进入,而且一定要在中午一点前出来,一到中午,任谁都不能进入这片林地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村里许多年前曾经有两个年轻人不知死活,偷偷进入森林里,结果失踪,村长和长老们连续几天上午进去都没有找到,后来大家就再也不敢随便进入森林里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自从二十年前,中国兴起了一股探险热潮,很多爱好探险的人来到龙奥岛探险,他们因此丧命在这座森林里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村长和长老们翻遍了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古籍,终于在一本手抄本中发现了一幅手绘地图,地图旁边注明着森林中的路径,只有按照这幅地图的标记行走才不会在森林中迷路,于是在一家旅游公司来村里讨论合作开发森林探险专案的时候,他们便合作了,因此才有这个探险之旅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但是近十年来的探险之旅,从来没有一个人能靠自身的力量走出这座森林,而今天却一下子有六个人走出这座神奇的森林,这怎么能不让村民们欣喜若狂呢?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他们自己走出来的,啊……”这些纯朴的村民们互相拥抱着大叫大跳,有的甚至跳起了舞蹈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哎呀!我快死了,快点把他们搬开!”被压在最下面的保导游身上仿佛被千斤巨石压住一般,连喘气都变得困难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压着保导游柔软的身子,感觉真的很美妙,要不是她叫喊,我还一直沉浸在这种美妙的感觉中呢!于是我连忙叫道:“起来了、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她们最后一下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引着飞撞了出去,一个个接连压在前一个人身上,跌得七荤八素的,听到我的叫声才连忙笑嘻嘻的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保导游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,揉了揉身子,挥舞着手臂抱怨道:“你们怎么搞的,一个个那么重,压得我骨头都快断了。” 她说着用美丽的眼睛瞟了我一眼,然后换了一副高兴的笑容说道:“恭喜你们,你们是来龙奥岛旅游的游客当中第一批自己通过森林的客人,你们获得了这次的奖金,你们这次的旅行费用将全部免除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这次是轮到陈一丹五女又跳又叫的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吴队长,现在请你们把森林里的其他旅客带出来吧!谢谢了。”保导游对着那些村民中一个看似头领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现在就去。”一个高大壮硕、满脸胡渣的汉子答道,于是一行十各个人浩浩荡荡的向森林里走去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走吧!我现在先带你们去旅馆休息。”保导游说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其他的旅客呢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待会儿我再来接他们。”保导游笑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xxxxx旅馆离这里很近,走路十多分钟就到了。旅馆并不豪华,但是很精致、很干净,而且很有特色,是典型的渔家风格。我跟保导游提了一个要求,补丁一些钱,要了一间豪华套房,这样我们六个人就不用分开,可以住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果然,一个半小时后,其他旅客都安全的回来了,一个都没有少,也没有受伤,只是一个个都精神不振、无精打架的,显然是体力消耗过大而导致的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晚上六点半,大家一块吃了饭,因为下午大家都累了,晚上又没有安排节目,于是都各自回房休息,只不过保导游有交代,明天早上八点半吃早餐,吃完早餐参观奇特的海上渔家,所以大家有足够的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们回到房里,大家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一个个轮流去洗澡,但是在最后遇到一个头疼的问题,房间怎么安排?这间套房共有五间房,五个女人一人要了一间,剩下我没有房间睡,我搔着头看着她们问道:“你们一人要了一间,那我睡哪里呀?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你就睡客厅的沙发啊!”陈一丹嘴角一撇的说道,将我的那点心思完全看清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就是啊!老公是男子汉大丈夫,睡沙发也是应该的。”刘琼附和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呵呵!既然丹姐和小琼都这么说,我就没什么意见了,我困了,先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丘心洁用手捂着嘴巴,哈欠连连的说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老公,我……” 曾宁用同情的眼光看了看我,最后把头一转,不再看我了,继续说道:“我也去睡了。”她说着就快速走向房门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不会吧?你们太狠心了吧!这个时候竟然丟下老公不管。”我哭丧着脸说道,內心想道:“唉!真是家门不幸啊!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老公,要不然你和我睡一间吧!我个子小,占不了多大床位的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歪着小小的脑袋,眨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哈!还是我的瑶瑶最疼我了!来,亲一个。”我高兴的捧着她的脸蛋,狠狠的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陈一丹和刘琼对视一眼,同时叹气,心里想道:“完了,瑶瑶今晚又要睡不安稳了。”两女都以同情的眼光看着姚瑶苦笑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两位姐姐怎么用这样的眼光看我呀?”姚瑶可爱的看着陈一丹和刘琼,十分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呵呵!没什么,只是羡慕你。”陈一丹不好明说,于是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今晚你就好好的享受吧!我去睡了。”刘琼说着也走向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別管她们了,瑶瑶,走,我们回房里睡觉去。”我牵着姚瑶的纤纤玉手一起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顺手关上房门,过了一会儿,姚瑶铺好了床,站在床边脱衣服,她宛如一个天使,脱衣服的动作是那么的可爱美妙,t恤、牛仔裤就像蝴蝶一样翻飞着从她的身上飞出,瞬间就只剩下纯白的和纯白的內裤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的身子比较偏瘦,显得很苗条,有一种骨感美,她的不大,却是相当高翘,高高的耸立在胸前,宛如两座圣洁的山峰,小腹平坦如平原,腰部纤细,屁股不大,却很有肉感。经过我的开发,她的身材此以前了许多,也成熟了许多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看到我正在盯着她看,不但不羞涩,反而脸上显现出一丝欣喜,能让心爱的男人喜欢,那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灿然一笑,双手伸到背后,把的搭扣解开,白色的便自然的从她的双屑滑落,胸前两个高挺的显现出来,跳腾着、颤动着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把轻轻的丟在一边,低头弯腰把內裤也褪下,一具冰清玉洁、光洁无此的便展现在我面前,雪白的的嫩乳、嫣红的、黑亮的芳草地,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和充满诱惑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昆哥,来呀!”姚瑶娇笑一声说道,向我伸出手指勾了勾,便掀开被子上了床,只露出一颗脑袋,水灵的眼睛望着我,似有无限深情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我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向床边,当我走到床边的时候,我的衣服已经全部和我的身体脱离了,光溜溜的站在床边,昆壮的身体、结实的肌肉、匀称的身材、带点古铜色的皮肤,这些无不显示着我的巨大魅力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掀开被子钻了进去,一把抱着姚瑶光滑的身子,双手在她滑如凝脂的上抚摸着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唔,好舒服。”姚瑶闭着眼睛轻声说道,声音如梦呓一般轻柔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好了,昆哥,我们睡觉啦!”姚瑶被我抚摸得舒服了,倦意阵阵涌了上来,只想睡觉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嗯!”我不置可否,双手继续在姚瑶的上揉搓,我可不想她现在就睡,我还要拿她来练我的驭女神功呢!于是我的两只手指在她的上轻轻揉捏着,另外一只手则直接放到她的芳草地上,整个手掌覆在那里左右旋转摩娑,轻柔的的嫩草在我的手心摩撐着,带给我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唔,不……不要弄了。”姚瑶体內的开始升起来了,慵懒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伸出食指找到姚瑶花园源头的那颗红珠,然后在那里挤、压、按、揉,花径中很快就有一股黏滑的水流了出来,姚瑶刚要叫喊,我一侧身,张开大嘴把她的小嘴吻住了,她的喉间只能发出一些模糊的声音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此刻终于明白陈一丹和刘琼苦笑的原因,知道此刻再也不能睡安稳觉了,便不再抵抗,而且她的身体內已经有一股在升腾,也需要我来灭火了,于是她的双手环抱着我的腰,轻轻在我的后背、抚摸着,任由我的魔手在她的身体上侵袭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唔……哼……不要……要,我要……”越来越昆烈的刺激让姚瑶的汩汩的流出,姚瑶忍不住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于是我用手掰开姚瑶的左腿,把右腿卡在她的两腿间,然后用手扶着巨龙找到她的花径,她的桃源洞口已经充分的润滑,龙头刚一找到洞口就自动的钻了进去,非常顺畅、非常滑溜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啊嗯……”姚瑶只觉得花径猛然被一根巨大的东西撑开,花径一下子被填得胀胀的,让她忍不住大声呻吟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挺动屁股,巨龙一下子就顶到了姚瑶的花心深处,花心深处柔软的嫩肉摩撐着龙头,感觉特別舒服、特別刺激,于是我猛力的挺动着腰部,指挥着巨龙在她的花径来回穿插,努力的开拓耕种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几十个来回后,我和姚瑶换了一个姿势,她仰躺在床上,曲起双腿,我则跪在她的胯前,双手撑在她的两侧,然后把巨龙插在花径中来回的,用九浅一深的方式轻抽猛插,这种姿势让姚瑶舒服得快要升天,她大声的浪叫呻吟,全身颤动抽搐,两条腿不停朝空中乱蹬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知道姚瑶快要了,于是更加用心的猛顶猛插,《驭女宝典》上说女人的阴气只有在的时候才会泄出来,所以这个时刻我只有更卖力的刺激她,她的越猛烈,那么泄出来的阴气就会更多、更纯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不行了、不行了……啊……”姚瑶叫得惊天动地,身体猛烈的抽搐,双腿乱蹬,欲仙欲死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的花心深处忽然泄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气体,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阴气了,于是猛然把巨龙顶在她的花心深处,默运驭女神功的心法,将那股阴气缓缓的吸回体內,贮藏在丹田內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这股阴气若有若无,非常细微,如果不是《驭女宝典》上说会有阴气,谁都不会察觉到,而且只有在女子这极短暂的时司內才会泄出来,一过,阴气就会停下来,所以吸收阴气时必须心无旁鹜,在女子的时候专心致志的运功吸收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姚瑶花径里面的肉慢慢停止了蠕动收缩,阴气也慢慢的少了没了,我知道她的就要过去,最后我猛吸一口气,然后猛然把巨龙抽了出来,起身盘腿坐在床上,默运心法练化贮藏在丹田內的阴气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丹田內的阴气随着心法的运转而开始游走,从丹田缓慢的向四周蔓延,渐渐到达四肢百骸,然后又沿着四肢的经脉重新回归到丹田,接着又从丹田游走在任督二脉,最后又重新凝聚在丹田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阴气本属纯阴,而我的身体又属纯阳,阴气在身体经脉的运行游走就是揉和融化体內阳气的过程,从而达到阴阳调和形成先天之气,那是不败不死之气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《驭女宝典》上说:“孤阴不成,独阳不长,阴阳两气,天生万物,化阴阳两气为无极之气、先天之气。”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只要吸收到足够的阴气能把我体內的阳气完全融化揉台,那么我就可以化后天的阳气为先天的无极之气了,到那个时候我也就练成金刚不坏之身,甚至几乎可以长生不死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从我走进姚瑶房间的那刻起,陈一丹她们就知道不但姚瑶今晚睡不好觉,就连她们四个人也不能,甚至会此姚瑶更难入睡。果然,不久就从姚瑶的房间里传出了惊天动地的浪叫声,那荡的呻吟、那放肆的浪叫让她们听得脸红心跳、荡漾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那叫声才停止,陈一丹她们就更加心惊肉跳了,不知道陈昆那个坏蛋接下来会到谁的房间里,或者干脆就不来了。不过按照以往的经验,她们猜想陈昆不再继续是不可能的,所以她们心里既害伯又期待,非常矛盾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陈一丹她们都想着陈昆能快点帮她们灭火,带给她们无此舒服的享受,这样她们就可以早点睡觉了,因为每次只要被陈昆一搞,她们就会舒服得昏睡过去,想到这点,她们突然羡慕起姚瑶来了,园为姚瑶此刻已经带着甜蜜的微笑睡着了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长长吐出一口气,睁开双眼,姚瑶已经睡着了,发出细微的呼吸,我轻轻的下了床,为她盖好被子,然后走出房间关好门,进了曾宁的房间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曾宁听到门响,知道是我进来了,主动的掀开被子,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,这倒省了我不少功夫。她的身体已经很动情了,也不用我过多的抚摸做前戏工作,我直接提枪上马,直捣陈龙,猛力在她的花径中来回,干得她“哇哇”直叫,浪荡不已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很快的曾宁也达到了,我照样吸收她泄出的阴气,在她昏睡的时候,我花了十几分钟将那些阴气练化融合在体內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接下来我依次把丘心洁、陈一丹和刘琼都干了,把她们时放出来的阴气通通吸收、练化、融合,最后完全化为已有,和我的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i ] 9 ^ d

    我感觉小腹有点胀胀的感觉,有股气体在丹田旋转,虽然很微弱,只是若有若无的,但是我知道自己开始拥有內力,离昆大的力量又靠近了一步。


上一页--目录--下一页
阅读不顺畅吗? 加入会员即可使用会员独立阅读主机服务,小说不间断~

更多精彩影片 ▸

  • 推荐小说

    来源:流氓艳遇记最新章全文阅读章节
    更新时间:16-9-30
    点击量:62
    阅读类型:全本

  • 推荐小说

    来源:流氓艳遇记最新章全文阅读章节
    更新时间:16-6-29
    点击量:55
    阅读类型:全本

  • 推荐小说

    来源:流氓艳遇记最新章全文阅读章节
    更新时间:16-7-28
    点击量:27
    阅读类型:全本

  • 推荐小说

    来源:流氓艳遇记最新章全文阅读章节
    更新时间:16-4-11
    点击量:86
    阅读类型:全本

  •